中央总、国家主席、主席、中央委员会主席习于4月15日上午主持召开中央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线个字提出总体观,要求准确把握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观。

  “党的以来,文化安全问题在中央层面多次被提及,但将其纳入总体观,这次是最直接、最鲜明的。”作为国内第一家专门研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的机构的领军人物,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主任侯惠勤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侯惠勤还强调:“文化安全在改革开放以来也陆续谈到过,但把文化安全纳入总体观中则是首次。”

  “总体观中的文化安全实际上属于国家文化安全,是指整个国家的文化建设、文化发展、文化生活还有文化活动能够不断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并不断巩固和完善中国党的执政地位,这就是文化安全最根本的含义。”侯惠勤说。

  在谈到“走出一条中国特色道路”时,习强调说,贯彻落实总体观,既要重视传统安全,又要重视非传统安全。对此,专门研究文化安全的侯惠勤向记者介绍说,随着时代变迁,国家文化安全包含了传统与非传统两大部分。

  “在国家文化安全方面,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是互相交叉的关系。比如说,过去意识形态的斗争就是传统的文化安全,比较典型的如美国在冷战时期,直接针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抨击,传统的文化安全表现在其性。”侯惠勤进一步解释说,非传统安全具有隐蔽性、间接性,比如说针对文化消费、生活方式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从这个方面来说,非传统的文化安全因素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在增加、扩大,正是基于客观环境的日趋复杂,习讲话指出了当前我国的“三个历史性巨变”——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

  侯惠勤介绍说,过去讲国家文化安全的主要内容包括四个方面,语言文字、社会核心价值观、社会生活方式以及风俗民俗。“现在在总体观下的文化安全观,首先应该是文化,实际上是主流文化意识形态的建设;第二是产业文化的安全,主要关系到经济发展对制度建设的促进作用,产业文化发展不能消解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第三是消费文化的安全,关系到社会主义的良好风俗和风尚的形成、文化习惯的形成,还包括很好的文化生活方式的培养;最后一个是学术文化的安全。”侯惠勤说,“我觉得现在总体中的文化安全观应该包含这四大内容,要突破原来传统的、狭小的概念。”

  “问题有几个层面,有宗旨性的、有根本性的,也有保障以及依托。对于文化安全保障性地位的确立,并不是从重要与否简单划分,而是从功能角度明确的。”侯惠勤向记者解释说,订立总体观的目的是保障人民的安全,军事、经济以及文化安全等一系列安全感都不是目的,是手段,“但是并不等于其不重要,军事斗争是上最重要的一环,文化安全也是如此”。

  他同时强调说,国家文化安全是我国进行建设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文化对我们的保障作用,是属于我国内外形象的保障,同时也保障着我国生活方式是否健康、积极向上,更重要的是保障我们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最终影响着人心的归属和向背。

  侯惠勤向记者透露说:“正因这样,我国对国家文化安全问题越来越看重,尤其是十七届六中全会,我们提了一个口号,把文化建设提到一个很高的层次,叫做兴国之魂。四项基本原则是立国之本,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兴国之魂。”

  在侯惠勤看来,在建设市场经济过程中,西方个别国家加大对我国的文化渗透,是我国目前面临的最直接、最明显的文化安全挑战,“其中最重要的挑战可能就是西方个别国家借助核心价值观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

  “针对目前的现实情况,切实履行文化安全的保障功能,最重要的是三个工作:首先是统内认识,坚定党员的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理想,把理想信念的培养作为从严治党的关键一环。”侯惠勤进一步建议说,“其次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发展和繁荣问题,这个问题做好了,国家文化安全就有了基础。另外就是关于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增大社会的共识,弘扬社会的正能量,不断发展社会健康和积极向上的精神追求。”

  值得注意的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提高文化开放水平”的重大任务,同时强调“切实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如何认识文化开放与文化安全的关系,并在文化开放中维护文化安全,成为在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

  对此,侯惠勤认为,文化开放和文化安全在总体上具有一致性。“文化安全要建立在文化先进的基础上,文化越先进,越占领文化制高点、道德制高点,文化越安全,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做好以下三条。”侯惠勤说,首先要有民族优秀文化的自信,充分吸收优秀文化传统的成果;第二要充分吸收世界各国的优秀文化传统,不断壮大自身,这就需要开放;第三就是要不断地批判、错误。“现在文化的交流和交锋是连在一起的,我们一定要在思想的交融和交流中,跟错误的思想进行交锋”。

  “所以文化开放和文化安全总的精神是一致的,社会主义文化安全建立在先进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基础,文化开放是文化安全的基础,文化安全是文化开放的条件。因为文化安全才能够自主吸收外来文化,文化发展了安全才有保障,所以我觉得这完全是统一的。”侯惠勤解释道。记者赵丽本报实习生周思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