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永远不能满足于表达生活是什么,而且要敞开一种生活的可能性,通过想象,让人看到生活的希望和亮光。

  ●低俗化被一些写作者当作近年来文学面对日益严峻的生存困境自我救赎的一种策略。一些作家改弦易辙,试图以低俗为代价重新唤回散去的读者。殊不知,低俗是一种精神病菌,它在向受众散播毒素的同时,也在侵害自身肌体。低俗化不仅救不了文学,还可能将文学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中国电影要崛起于全世界,依靠的不仅仅是3D技术和电影特效,更是具有中国魅力的艺术表达方式。坚守自己的传统与所长,才会让中国电影的路越走越宽。

  ●幽默与讲故事是好的儿童文学作品的标准之一,但别以为让孩子傻乎乎的发笑就是幽默。真正包含幽默的作品应该让小读者长大后仍然对该文章有感恩思想,而非以看过这本书为耻。

  ●我们需要好人文化的存在。不论在任何时代,尤其是在特殊年代,都需要好人多一些。换句话说,好人作为推动社会进步的个体,可以阻止时代向不好的方面。而我说的“好人”并不是老好人,他自身是有文化、有知识、有价值观的。

  ●为什么好莱坞电影这么多年都能风靡全球?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它有塑造具有人格魅力的英雄的能力。一部商业电影,本身就需要在陶冶观众情操的同时,提供具有鼓舞力量的正能量。中国的商业电影太需要属于自己的“阿甘”了。

  ●文化宝塔塔尖上的,理应是靠文艺评论推出的、能够代表民族审美思维的、最高水平的优秀的文艺家及其经典作品,这正是文艺评论的职责和使命。

  ●文学理想始终是超越于时代之上的,文学本身就是人类理想,所以才有如此古老的文学传统,文学对人们精神世界的作用并不会受时代影响。消费时代的到来,并不意味着文学的衰亡,反而是增加了文学的用武之地。